莫译的故事

2020年可谓人类历史上的灾年。元旦刚过,就传来武汉爆发新冠状病毒传染病的消息,之后就是封城,隔离,人口众多的中国大地顿时变得空荡荡,冷清清。病毒来去自由,无需护照,无需签证,便横行肆虐,穿越欧亚大陆,飞过太平洋,在世界范围蔓延。由这场全球瘟疫催化的中美关系恶化,全球经济萧条,加上不时从地球四处传来的地震、水灾、枪击、抗疫/议、示威的消息,天灾人祸交相呼应,人类的生存危机四伏。

人们日常生活的节奏随着经济的萧条缓慢下来。隔离缩小了人的物理活动范围,却带来了网络活动的频繁,更为人的精神活动腾出宽广的空间。我也在人生旅程的这一时刻,驻足回望,思考过去,玩味收获,规划未来。也就在此刻,突然有了为自己起笔名的冲动。它来势汹汹,却也顺风自然。为自己取笔名,是自己对文学创作和翻译的热爱的关照,是我凤凰涅槃。

我的原名“陈蕾蕾”还是很美好的,至少她让老公对我一见钟情,在历经从安徽到广州,从中国到加拿大这样的跨地域、跨国界、跨文化、跨语言的大迁徙、大折腾之后,我们依然温柔相待。爸妈给我取这个名字是在1970年,应该是原创级。现在网上随便搜一搜,叫“陈蕾蕾”的女孩太多了。1970年以前出生的,我还真没看到。

思路从自己的生辰八字开始,由此得知与此对应的五行,我命中土最为盛,火和金其次,缺水和木。我的原名“陈蕾蕾”中,每个字都有木元素,“东”字的五行属木,“蕾”里的草字头也是木,所以,找属性为木的名字好像不是当务之急。“蕾”中也有水——“雨”,而“陈”字缺水,所以,找个水属性的字作为笔名的第一个字!而且要阳水——就是带三点水的字。雨和草字头的属性是阴水和阴木,我要让笔名多些阳的元素。我想过“沐”和“涓”,没想到“沐”是如此受欢迎,我想到的所有带“沐”的名字,全都被人用了。我又想到“涓涓”、“九涓”、“久涓”、“涓羽”,还为“羽”字的选择得意洋洋了一阵子。“羽”是“宫商角徵羽”五音之一,对应五行之水。“涓羽”就是涓涓水声,细水长流,滴水穿石,涓涓不尘。可是仔细揣摩,觉得还是不够大气。“涓”虽有阳水的成分,却没有阳水的辉宏。想到凌晨,终于熬不住困倦,不甘心地睡去。

清晨5点日出时分,我被心中的不安撩醒,打开手机,继续探寻。我看到了“沫”,觉得它的音美,也想到了郭沫若,再继续Google,发现了江小沫翻译了果戈里。“沫译”?我脑子里蹦出这个名字。文学翻译也是我少年时代就有的情结啊,也是我心向往的事情。可是,再进一步查,发现沫字为凶,并非吉字。“漠”?同音!广漠,大漠风沙,宽广无垠——这是我要的辉宏气势!漠然,淡漠,漠视——我喜欢“漠”字内含的从容淡定,宠辱不惊。就是笔画多了点儿。去掉三点水?赶紧查“莫”!“莫”竟然是“漠”的通假字!而且莫字属性为水!去掉三点水也没有太大影响!莫译。太好了!想到莫言——我竟然还沾点名作家的仙气。Google上显示,只有一个叫“莫译”的在西瓜视频上发过几条吃的影像信息,和文学界、译届无甚大关系。莫译——我的笔名就是它了。马上和《粤海风》联系,第三、四期上约稿译介加拿大皇家学会会员Isobel Grundy的文章就用莫译的笔名发。

英文笔名就叫Doris Lilly Robinson吧。为什么这么叫,还有个小故事要说。疫情期间,女儿真淳也在家里办公,我们在一起工作,喝下午茶,吃饭,聊Robin DiAngelo,Elon Musk,尤瓦尔,聊跨文化经历、民族主义,聊电视连续剧Suits、Sherlock Holms。瘟疫让我们每日在家相伴,变得更加亲密无间。有一次,她下班后整理自己的房间,翻出她刚来加拿大上小学时我们给彼此写的留言、卡片、书信等。有一张用空白复印纸做成的卡片上,她称我为Lily Robinson,自己署名Sarah Kitty。那时的她才八岁,在Windsor Park小学上四年级。她刚刚从广州来爱德蒙顿,由于语言的障碍,没有什么玩伴,很孤单,很想融入新的集体,自然而然地,也想自己和妈妈像她的同伴一样,有个英语名字,就凭着她对英语的直觉感受,信手拈来,给我取名Lily Robinson;因为自己爱猫,就在我给她去的英文名Sarah后面加上Kitty做自己的姓。

这个故事现在在15年以后说起来,似乎平平淡淡,可我仍感到心中的酸楚。孩子那时是孤独的,我忙于学业,没能给她我希望给她的关爱。Lily Robinson是对我们在加拿大共同生活经历的记录。Lily也是我在读大学时使用的英文名,再恰当不过。可我发现Lily Robinson有太多重名,就找到了Doris,加在前面。Doris是希腊神话中的水神,还反映了五行之水的中国文化关照。英国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中,有个英国女作家,叫Doris Lessing,她出生在伊朗,6岁移居津巴布韦,1949年定居伦敦。共同的跨文化经历,对文学的共同热爱,也让我觉得把Doris加进笔名最合适不过。

莫言和Doris Lessing都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。我的笔名与他们关联,希望能为我带来一些文学仙气,让我出更多作品。因为我已经有不少英文作品在英语世界出版,以后的英文著作和译著就继续用Leilei Chen吧,一是继续对英语读者有交代,二是继续在西方世界彰显我的华人身份。以后再出的中文作品,我就署名“莫译”了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